街头烂人

我很烂,真的懒

【社园】花精灵

#攻方花精灵私设,艾米丽除外。

#沙雕段子

#相信我,是很甜的文,真的

#主社园

↓↓↓


1.滴答,雨停了。


窗外的阴沉的天空逐渐晴朗,似有似无的彩色的天桥挂在阴蓝无云的天。


艾玛趴在临靠床边的窗台,闻着旁边太阳花细微的柔香,勾起一抹微笑,手指轻触花瓣:“辛苦你啦!”


还未绽放的花骨头轻轻的颤动,似要绽开,艾玛兴喜的看着这花骨头,静候它的绽放。


花最终还是开了,只是里面有些东西。


艾玛看着蜷窝在花瓣之下的小人儿,直到小人儿鼓动着轻巧美丽的翅膀,拿着手里的手电筒对着自己毫不吝啬的笑容:“我叫克利切哦!你好啊!”


艾玛似被吓着了,她仔仔细细的看着不断在自己眼前飘忽的小人,也微笑回说:“我叫艾玛·伍兹,你好啊克利切先生。”


……


是不是觉得特别的温馨?其实真实情况是这样的——


“哟!我叫克利切,可爱的小姑娘,我很喜欢你诶!交配吗?”克利切用手电筒晃着眼前比自己大很多的艾玛,贼嘻嘻色眯眯的盯着艾玛。


艾玛愣住,显然是被眼前小人说的话吓到了,但是艾玛是谁啊,克利切说的话她一律不当真:“哦,我叫艾玛·伍兹,我不想和你交配,你也不能和我交配,再说了,我已经有天使了,麻烦您从哪来打哪去谢谢。”


克利切执迷不悟的在艾玛耳边洗脑,艾玛只觉得自己耳边有一只吵的要死的烦人苍蝇。


好想把他弄死。


那一天的艾玛如是想。








2.其实艾玛对从花苞里蹦出来的疑是花精灵的克利切并不见外,毕竟在她旁边也有很多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花精灵。


比如她爸爸的花精灵,兼她的天使艾米丽,就是从花苞里出来的花精灵。艾米丽温柔体贴,艾玛和她爸爸自然是爱惨了这个美丽贤惠的花精灵。


再比如她的好友幸运儿。幸运儿就更厉害了,有俩花精灵,奈布和班恩。原本幸运儿是有仨花精灵的,另一个花精灵叫杰克,可是后来因为幸运儿知道,只要杰克和奈布在一起的话,它俩必定会嘲讽几句然后打起来,这让幸运儿很困扰,所以幸运儿最后把杰克送给了他的竹马,做了律师的莱利先生。


一开始杰克是非常的伤心的,但久而久之,杰克大概是被莱利的温柔(?)所打动,最后终于认可了莱利,也会有时帮莱利打扫卫生。对此莱利非常的欣慰,甚至想把杰克狠揍一顿——


杰克你他妈能不能不要把我辛辛苦苦的地弄脏?能不能?!



又比如好友海伦娜,特蕾西,威廉,库特等等,他们都有自己的花精灵。



其实艾玛终于拥有了花精灵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一件事,但是——



克利切先生,你能不能不要向威廉先生的小丑照手电筒啦,人家裘克先生要对你使用火箭冲刺啦!



克利切先生,你能不能不要老拿人家瓦尔莱塔的机械臂玩啦!人家特蕾西小姐要哭了你看到没有!



克利切先生!不要动玛尔塔小姐的枪!



克利切先生!那是瑟维先生的魔术棒!不是化妆的!你快放下!库特先生要报警了!



克利切先生!



艾玛·伍兹,这个为自家儿子操劳的老母亲,最后满脸泪水的胖揍了克利切了吗?



嗯,胖揍了。








3.说是花精灵,其实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温柔。



他们其实也是有很重的占有欲的。



比如幸运儿。



艾玛亲眼见识过,幸运儿家的花精灵,是如何报复欺负过幸运儿的不要命的小混混——



“听说,你欺负过我们家的幸运儿?”



“你还威胁了那个孩子?”



“那我们可以让你知道……”



“欺负过他的下场。”



“那个笨蛋只能我们欺负。”



你们真的是花精灵吗?确定不是魔鬼?



艾玛眼睁睁看着被奈布班恩报复得连他妈几乎都认不出的小混混,心里默念着不好惹不好惹。



不过那次之后,就好像没人敢欺负幸运儿了,那真是可喜可贺啊可喜可贺。



而艾玛觉得,其实幸运儿不需要保护也可以的。



毕竟她可是亲眼见识过幸运儿一挑十的场景。



幸运儿的花精灵们都这么护犊子了,其他的自然也不用说,特别是威廉先生的花精灵了。



只要有人稍有不注意碰了威廉先生一下,他们都可以免费尝试一下新鲜可口的靓仔小竹笋。



至于她家那位……



艾玛抬眼扫了扫毫无礼仪之言随意趴着的克利切,她想——



跟幸运儿换一只花精灵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4.艾玛碰着强盗了。



那强盗似乎想要杀人灭口,从艾玛身上抢走钱财后掏出小刀刺向艾玛。



艾玛快速的躲开,却被刀子在脸上刮了一个小口。盗匪见不能得逞,便是一气,动作也越发的凶狠,瞧着刀子要刺向自己,突然艾玛眼前一黑,有个人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艾玛看得很清楚,那个人是克利切。



“噗嗤”



刀子刺入了克利切的身体,而艾玛却完好无损。



也不知克利切用了什么方法,原本是在黑漆漆的胡同里,却突然眼前一亮,回到了自己温馨的家里。



艾玛这是也顾不着其他,她连忙找起了医药箱,却被克利切制止了步伐。



他听见克利切说:“现在不能再陪你了。”



“克利切还想和艾玛小姐在一起呢。”



“克利切是不是把命还给了艾玛小姐呢?”



艾玛哭了,泪水不要命似的往外跑,一颗一颗的滴在克利切沾满鲜血的身体:“克利切先生,你忍着,我,我帮你治疗。”



克利切笑了笑,轻轻的摇头,他说:“不用了哦艾玛小姐,克利切知道,克利切不能活了。”



“谢谢艾玛小姐的照顾啦!”



克利切的声音越发的虚弱,艾玛也不知道该说写什么,只能不停的掉眼泪。



最后,克利切微笑着闭起了眼睛,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艾玛看见了他的喃喃自语。



他说:“我爱你呀。”









5.克利切不在的两年里,艾玛觉得自己的世界过分的安静。



艾玛的好友以及爸爸在克利切不在的时候一直在安慰她,艾玛表示她已经没事了。



只是她觉得无趣了。



艾玛看着窗旁的一盆太阳花,她笑道:“克利切先生,生日快乐。”



这一天,是克利切的生日,也是祭日。



我想你了。









6.时间很快就又过去了一年,艾玛很是悠闲的坐在咖啡厅里享受时光,而就在不久之后,会有一位男士经过她的身边,然后微笑着向艾玛说——



“你好啊艾玛小姐,我叫克利切哦!”



END.
甜的,是真的甜hhhh








评论(1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