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烂人

叫我白白就好啦

一个爱抽烟的叛逆少女,很烂,稍稍有些恐人症

喜欢幸右以内的cp,也喜欢其他很可爱的cp

喜欢巍澜,北宇哥哥和居居劳斯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大可爱!我要吹爆他们一辈子!!

【瓦白】憧憬

*校园paro,ooc警告

——————————

2. “猪精欧的白,你还睡!”瓦不管看着在被窝里窝着不起的老白,心一狠扯掉了被子,在老白还没完全清醒的状态下又迅速的拉开窗帘,“你看看多少点了!还睡!你是猪精吗?”

  老白被刺眼的阳光照得睁不开眼,好不容易才适应起又听到某只土拨鼠的声音,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死鱼眼愤愤地盯着瓦不管,小声的说了一句:“做个人吧,弟中弟。”

  其实说起来老白还是有些奇怪的,自从他穿到这个世界以来,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没有小说里的系统的提醒,简直就像重新活过一样,在这生活久了才隐隐有些头绪。

  原主喜欢的那个男生,可能就是攻略对象。

  老白是这么想的。

  但老白还是觉得瓦不管才是攻略对象。

  可是当老白迷糊的看着瓦不管的时候,还是有些头疼——这个看起来就很听话懂事的学弟,怎么跟他呆久了就长歪了呢?

  想起第一次见到瓦不管的时候的老白陷入了沉思,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一个人之前的差距怎么可以这么大。明明一开始就特别乖巧容易害羞的可爱学弟,经过将近一个月的相处时间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暴躁,爱说粗话的人设根本就不是一开始老白认识的瓦不管。

  或许瓦不管是男主之一,还是个暴躁受。

  在洗手间里的老白一边听着瓦不管抱怨的话语,一边刷牙想着。

  “儿大不中留,该撮合撮合一下这个该死甜美的红线了。”老白口齿不清的说着。



  “终于舍得出来了?”老白推开洗手间的门往房间一看,就看到瓦不管特别贤惠的收拾着两人的书包,但一脸的不耐烦,“赶紧走啦,不然迟到了我就ri wo ge!”

  老白听了后先是一愣,然后无奈的笑了一下:“ri ni ge可还行,行吧,那走呗狗不管。”

  “猪精欧的白!我淦你老师!!谁是狗不管!!!”

  老白没有理会身后炸毛的瓦不管,开心快乐的哼着小曲儿去学校。



  “高材生”老白表面在认真听课,实则在走神。看着黑板上写着许多密密麻麻的重点知识,以及站在讲台上飙着口水的老师,老白突然回想起自己以前所经历过的残酷。又转头看了一眼真在认真听课的瓦不管,老白欣慰了笑着点头:好孩子,好好读书才有前途可言!

  瓦不管似是感应到老白灼热的目光,悄悄瞥了瞥老白,便看到老白的带着关怀的笑容。瓦不管迅速把目光调正,装作依旧在认真读书的样子,可是耳尖却被红晕覆盖,脸部也像被烧了起来。

  瓦不管趴在桌子上,用手臂挡住老白的视线,在老师洪亮的噪音下,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猪精。”



  “瓦不管,你上一节课怎么了,我看你好像不大舒服。”老白在下课铃声响起结束的那一秒立刻蹿到瓦不管旁边,一脸紧张的看着疑是攻略对象的瓦不管,“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

  瓦不管感受着老白的关心,有些不太适应的僵硬着摇了摇头,随后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听着耳边老白是怎么关心自己的瓦不管露出了笑容,心里乐得直开花。




  “哟?欧的白?”

  老白听着这声有些熟悉,抬头一看发现是一个长的很好看的男生,而且老白还有些觉得自己应该是知道这个人的,只是忘了这个男生是谁。

  一直在努力回想男生是谁的老白没有看到瓦不管也抬起了头,看到人后的瓦不管更是一脸的不爽:“陆仁嘉?”

  老白一听名字,猛然间记起面前的男生到底是谁了。

  嗨呀!这不就是原主的小情人吗?!

FIN.
吔~



 

 

 

【all白】关于恋爱什么的

*这是一个以all白为主的快穿文,很欢快的文啦~

*我果然还是更偏爱瓦白呢,毕竟我正在过年嘻嘻,总之先是我们的瓦不管先森登场啦~

*一个关于音乐的校园paro,ooc警告

——————————

1、憧憬

  老白浑浑噩噩的从柔软的床上爬起来,然后坐在大床上静了几秒,才扶额叹息。

  果然……

  就在昨天,老白还在一如既往的开着直播打游戏,正在跟直播间的粉丝们聊得正嗨,屏幕突然一暗,随即就是老白倒地的声音,在倒地的一瞬间,老白只觉得疼,还有满心的卧槽。

  清醒的老白看着一片白茫茫的地方一脸懵逼,然后就看到了一抹虚无的白烟。白烟慢慢呈现出人性,一个小孩摸样。

  老白刚想说些什么,便听到小孩软糯的机械声:“宿主,请努力完成任务。”

  老白:“……”

  之后就有了开头。

  老白头疼的揉捏着太阳穴,然后学着他以前看过的所有玄幻的爱♂情小说,努力集中注意力,总算是了解了大概。

  原主姓白,至于叫啥名他自己也不知道,总之很多人多叫原主欧的白或老白。是个富二代,还是一个特别牛批的富二代,学习成绩好,音乐天才,长得也很好看,性格又好,在学校里简直就像神一样的被众人服侍着。

  原本就是一辈子的衣食无忧,最后却为了一个男生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送给他,原主父母被气的半死,但是又疼儿子,只好去劝说原主,可原主就是不听,还一股脑的跟在男生后面,差点把公司的股票都交给了男生。原主爸妈很生气,一气之下把原主赶出家,但也给原主流下了一套房子好让他有家可归。

  老白也差点被原主给吓死了,连忙下床找水,却一不小心掉下了床,疼得老白吸了一口气。

忍着痛终于喝到水的老白死目叹气:“嗯……大概这周目是耽美的吧……”

  之后老白又慢吞吞的收拾自己,看了会闹钟,表示不慌,然后看了一下日历,老白被用红笔画住的日期有些好奇,想了想才记得这是原主要在学校里向众人弹钢琴的日子,然后他又撇了一眼手机上的日期。

  老白:“……”完了。



  拼死拼活的赶回学校里的老白简直要怀疑人生,自己这么老一个人了,突然锻炼起身体果然还是吃不消啊。

  虽然最后还是被老师骂了一通,但老白还是顺利上台表演了,但是上台后的老白又蒙蔽了,自己不会弹钢琴啊!

  说好特别有用的系统也不在,自己又没有主角的金手指。老白的手掌不一会就湿润了,僵硬着坐在琴凳上,老白的心一直在狂跳,一旁的老师不停的催着老白,老白烦闷的盯着琴键,似要把它盯出一个大洞,最后深呼吸。

  “算了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吧。”老白抱着必死的决心,终于把手放在了琴键上。

  当老白轻轻摁下琴键时,他似乎看见一个小小的音符正围着自己转,好像是许久未见的朋友,老白突然感到一阵安心。音符带领着老白的手指在琴键上跳舞,原本慌乱无比的老白顿时冷静了下来,把自己完全交给小音符。

  似乎变成了其他人呢。

  老白轻轻的笑了笑,他看到了平静无风的大海,看到了突然的狂风暴雨,又看到了雨后天晴时的温柔的彩虹,最后看到了观众们的阵阵掌声。

  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使老白愣了好久,回过神来,哪还有什么音符呢。



  准备回到自己的小家时的老白突然被人拽住了衣角,老白回过头来便看到比自己要矮的男孩。

  男孩似乎有些害羞,深呼吸了好久才抬头看着老白,又看到老白深色的眼眸时低下了头:“那,那个……我很喜欢你刚刚的表演,我想,我想要和你交个朋友可以吗!”

  老白看着男孩害羞的样子有些失笑,然后用手指轻轻退了一下低着头的男孩的额头,笑着说可以。

  男孩有些惊讶,但很快就被激动的情绪覆盖住,他扬起一抹阳光般的笑容:“我叫瓦不管!你呢?”

  “欧的白。”

  然而老白的心思全都在瓦不管的身上,却没听到脑海里的一道小声的“攻略对象出现,请认真完成任务。”

FIN.
这篇文应该不会太长的吧。

 

【瓦白】谎言


*魔女梗

*不虐的,应该甜

*不要上升真人。ky请走远点谢谢

————————


  ——我想喜欢你一辈子,却用整整十年的时间编造了一个我不喜欢你的谎言。

  瓦不管一个人走在路上,被路灯围绕着的他显得有些孤寂。瓦不管很讨厌自己,因为自己是个不详之子,从他一出生就被抛弃。

  但是也很庆幸,因为没有死成,他遇上了他喜欢了一辈子的人。

  ——欧的白。






  下雪了。

  点点白星从天坠落,掉在了树上,掉在了房子上,落在了瓦不管的身上。

  “好冷。”

  是啊,很冷。

  瓦不管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一段话:魔人,怕冷就赶紧回到哥哥的家里呀!

  瓦不管鼻子红红的,眼睛还有些酸。

  说起来,第一次见到他,好想也是在下雪的时候吧。他抽了抽鼻子,走在附近的长椅上,闭着眼睛,陷入了回忆——








  “哟!这谁家的孩子啊?真可爱。”小小的瓦不管空洞的看着面前与周围环境一样颜色的好看的男人。他不会说话,不懂面前的男人到底在说什么,但是却意外的不讨厌他,甚至,想要让男人把自己带走。

  这么想着,小小瓦有些不好意思,看着男人的眼睛立刻闭了起来,头也迅速低下,耳尖红红的,可能是害羞,又可能是冻着的。

  男人轻轻的哼笑,一只大手伸到小小瓦的面前,温柔的,似带着魔力的对着小小瓦说:“要跟我走吗?”

  最后小小瓦还是跟着男人一起离开了。趴在男人身上的小小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男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是奶味,特别吸引孩子的喜欢。

—— 想要一直在一起。






  “瓦不管!快看快看,我又给你带哥哥回来啦!”瓦不管脸色阴沉了一秒,又立刻以微笑面对老白。

  “你做个人吧猪精!明明都是我弟弟!再说,天天穿着裙子,这孩子也是你拐卖回来的吧垃圾魔女。”看着老白又抱回来的软糯的孩子,瓦不管的语气稍稍有些不爽。

  老白小声的说了句魔人,就把小孩放下自顾自说着:“这孩子还是天使呢,跟小虚伪可不一样,也不知道他跟虚伪能不能好起来,诶,这孩子真可爱诶~软软的,要不我们就叫他甜瓜呗,你说好不好啊管管。”

  瓦不管没有说话,似乎愣住了,直到老白叫了他几遍瓦不管才回神。

  “我,我可以帮你照顾他吗白宝贝?”

  老白有些惊讶,每次自己捡到什么东西瓦不管都会不开心,难道这次他看中甜瓜了?不皮了?过了叛逆中二期了?

  老白欣慰的点点头:“好好,管管想照顾瓜瓜哥哥,哥哥我很开心啦。”说着,把甜瓜放在瓦不管旁边准备离开,却被甜瓜捉住了袖子。

  老白老母亲的笑了一下:“瓜瓜乖,你要好好照顾管管哥哥噢,你再不管管管管哥哥就没人管得住管管啦,哥哥也不行噢。”

  甜瓜抓着袖子盯向老白许久,终于放开了老白的袖子,然后特别认真的点了点自己的头,抓着瓦不管的手离开。

  在离开老白视线之内时,甜瓜松开了手,瓦不管也自觉的走到一边坐了起来,然后——

  “陪我演出戏吧。”瓦不管说。

  “演一出我喜欢你,却讨厌老白的戏剧。”









  这一演,就演了十年。

  瓦不管暗暗的给自己和甜瓜虚伪的戏剧点了个赞,心口却隐隐作痛。

  果然还是不甘。

  瓦不管知道,虚伪和甜瓜都喜欢老白,就连同是魔女的十六和流萤也一样。

  明明很不甘,却也不能做什么,毕竟自己是个不详的人啊,如果再跟老白在一起生活的话,他们也不会幸福的吧。

  瓦不管是这么想的。

  “走吧,继续赶路。”瓦不管起身,搓搓手,转身埋进了一片的雪白。







  瓦不管!

  隐约的,瓦不管似乎听到老白在叫他。

  “可能是冻傻了吧,怎么会?”怎么会来找我呢。

  ——瓦不管!!

  瓦不管脚步一顿,继续踏起沉重的脚步。

  “瓦不管!魔人!给我站住!!”瓦不管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确实是老白。

  忍住不掉的眼泪终于在老白的抱住自己的一瞬间不要钱的往外掉,滚烫的泪珠滴在了老白的手上。

  “瓦不管!你是不是有病?你讨厌我的话你就说呀,闹什么离家出走!你这样让我很担心的你知道吗!”感受着瓦不管颤抖的身体,老白心疼的连已经准备好的骂句都缩少了许多。

  瓦不管继续掉着眼泪,原本要说的'谁要你管,我走又关你屁事'却脑段片的说了句:“我喜欢你啊!”

  老白一呆,瓦不管也暗恼自己的愚蠢,狠狠的把抱住自己的手扯开准备快步离开时,老白从后面慢慢的,轻轻的也说了句:“我也喜欢你啊。”

  !!!

  瓦不管算是彻彻底底的定住了,老白笑了,像当年第一次见到时的一样,走向瓦不管面前,然后低头,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瓦不管:“我也喜欢你,你能不走吗?”

  瓦不管巴眨着湿润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珠,然后狠狠的擦了眼角,哽咽道:“谁喜欢你这个猪精啊,你快滚呐!”

  老白歪头,抵住了瓦不管的额头:“我滚?那你为什么要离开吖?我滚不就好了嘛。”

  瓦不管突然急得说不清楚话:“不滚!不许滚!不对,我,我这是为了爱与正义好吗!”

  “好,为了爱与正义,不滚,都不滚了好吗?跟哥哥回家吧管管,哥哥不嫌弃你。”老白抱住了瓦不管。

  闻者老白身上熟悉的奶味,听着老白的话,瓦不管疲惫的闭上眼帘:说到底,还是不舍啊,甜瓜和虚伪这两个猪精,说好的替我保密呢?

  啊啊,算了,这样也好,是你硬要我留下的,如果我给你带来不幸,你叫我滚我也不滚!

  瓦不管回抱老白,比老白抱得更紧,更深情。

  “咳,咳咳,瓦不管,你松点松点,你白哥哥要被你抱死了!”

  “抱死可还行,真是……”

  他喜欢老白,喜欢的要命。

  可是却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编造了不喜欢老白的谎言。

  但也很庆幸,老白也喜欢他。

end.

【伪白瓦】这跟料想的不一样

*我又出来浪了!中秋那会赶不回来有点小遗憾,但是我还是浪回来了!

*依旧是沙雕文呐,不会写虐的甜文主义者hhhh

*伪白瓦主场,不要上升真人谢谢!

——————

  老白是是一个穿越者。

  一个悠闲的走在路上吃着雪糕却被雷劈的蓝人。

  老白表示自己很nb,毕竟自己穿越了,那十有八九就是主角呀!

  所以老白非常激动的整理好穿越后的自己,等待着美少女的投怀送抱。

  但是美少女没等来,却杀出了一个玛丽苏总裁。

  “蓝人,你已经引起了我的注意。”面前的男人深深的吸了一口蚊香,深情的注视着老白,只见他抬起手,把一张卡甩给老白,“做我的情人。”

  啥东西?情人?

  这我该不会是遇到傻子了叭。

  老白对着男人翻了个白眼,然后帅气的把钱一拿,潇洒转身。

  男人似乎对老白的身影看迷了,就这么在原地站了许久,之后突然大笑,旁边的行人一脸懵逼,甚至还有人打起了120。

  “哈哈哈哈,从来就没有人能对我虚伪的深情告白不心动。呵,呵呵哈哈哈哈,三分钟之内,我会拿到你的所有资料,这个迷人的蓝人。”

  然而老白根本不知道这边的情况,还在臆想着自己未来美好的生活。








  老白没想到,自己等不到美少女就算了,遇到一个玛丽苏就算了,他居然还遇到了一个粘人的中二病晚期患者。

  “喂!愚蠢的人类,我看上你了!我允许你做我的女人!”

  听着身后不断传来的噪音,老白无奈又生气的把从虚伪手里抢来的卡丢向青年英俊的脸:“拿走拿走,别再我这传销!魔人吗你们,一个个这么年轻有为又不去工作。”

  青年就这么愣愣的看着老白转身离开的身影。

  就当老白认为没人再来烦他的时候,青年又追了上来:“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你就是我的女人,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老白:“……”神他妈的命中注定。

  “命中注定可还行。我是男人啊,我们不合适的,放开?”老白苦口婆心,青年依旧坚持着。

  “我不我不我不!男人跟男人也可以啊!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合适?”

  “……至少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也不知道我的名字啊。”

  “我叫瓦不管!是你的男人!”瓦不管大喊,周围路人的眼神突然有些诡异的暧昧。

  “wo ri ni ge给我放开这个蓝人!”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虚伪这一声,路人们开始用一种嫌弃的眼神望着老白,那意思极其容易理解:真渣,一jio踏两船。

  老白欲哭无泪,自己的穿越之旅跟自己的料想完全不一样。

  没有金钱,没有美少女,没有势力,到是有两个粘人的赖皮膏药。

  嘛,经过几个月的深入了解,他们仨也算完全的认识个透彻了。








  总之,我们结婚了。

END.

【伪白】恶龙与公主

*伪白主场,微all白

*不要上升真人啦

*我们一起喜欢老白他们,莉莉姐就是我们的了hhhh

*这是一篇贼沙雕的文



  很久很久以前,公主被恶龙抓走了。

  瓦不管国王非常的担心公主虚伪的安危,用一百个土拨鼠的豪华奖金诱拐到了一位勇者。

  勇者甜瓜信誓旦旦的向国王瓦不管发誓:“我一定会把公主救回来的!”国王对此很是欣慰,开心的一jio踹向甜瓜的屁股:“那只恶龙,你顺便也给我带回来。”

  甜瓜:“???啊?”








  勇者甜瓜,历经千辛万苦,抵破重重难关,途中打怪升级,开启无数宝箱,终于来到了恶龙的巢穴。

  “里面的那只该死的恶龙,赶紧把公主交出来!”甜瓜大喊。

  他终于看到了公主……和恶龙正在打游戏。

  wo ri ni ge!

  老子这么辛苦的跑来就是为了看你们打游戏?!

  勇者甜瓜抽出腰上的剑,准备要和恶龙大战三天三夜。

  然后……

  “诶?虚伪,你朋友吗?”恶龙小小的死鱼眼看着还在蒙圈准备要冲上来的甜瓜,温柔的笑了一下,“要一起玩吗,这位先森?”

  甜瓜:“……”

  默默收起宝剑,乖巧的坐到恶龙旁边的甜瓜捂着心口哭泣:神啊!我找到真爱了!

  虚伪:“……”又一个继瓦不管那魔人的情敌出现了。

  瓦不管空守闺房,依旧不知道勇者那边发生了什么。








  “厉害呀白哥哥!”甜瓜愉快的与恶龙,也就是欧的白玩起了他们那最欢迎的第一人格,“放心吧白哥哥,这次我不会再交互斩了……啊啊啊啊啊别啊!”

  随着甜瓜的大喊,游戏人物开始蹲下抱头,而欧的白也开始无情的嘲笑:“哈哈哈哈哈哈哈甜瓜你这魔人,真菜啊哈哈哈哈哈!”

  虚伪闷笑,操纵着人物跑到老白身边:“别管甜瓜了,我们去那开机机去。”

  “开什么?”老白笑着看向虚伪,虚伪回笑,趁甜瓜还在懊恼自己的技术那段时间里,虚伪低头亲了亲老白的额头:“一起修机·机呀,宝贝。”

  老白不好意思的瞪了眼虚伪,小声的说着不要脸,脸颊慢慢通红起来。

  国王瓦不管侧躺在大床上生无可恋:“……做个人吧,甜瓜。”



  “啊!”甜瓜突然大叫,老白被吓得尾巴都竖起来了:“魔人吧你,你怎么了啊甜瓜先森?”

  甜瓜挠挠头,轻轻的对着欧的白说:“我突然记起来一件事。”

  老白点头:“嗯,啥事?”

  虚伪也探了个头过去。

  “……伪酱,是公主吧……?”

  虚伪:“……”wo ei wo ge。

  欧的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甜瓜:“??”

  甜瓜清嗓:“白哥哥,我要把伪酱带回去……”

  欧的白又点头:“嗯,确实,毕竟虚伪是公主嘛。”

  虚伪:“……”我只是个平凡的屠皇,我为什么要经历这些。

  甜瓜别扭的拽着自己的衣角:“嗯……那个,白哥哥,你能跟我们走吗?”

  “哈?我?”老白惊讶。








  国王瓦不管看到虚伪他们后激动的张开双臂:“给我抱抱欧的白!虚伪你回来干嘛?别打扰我和欧的白蛇吻!”

  甜瓜:“???”我以为你把白哥哥带过来是为了要害他,我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的不要脸!

  虚伪:“……老白是我女朋友。”

  甜瓜:“???”啊?

  瓦不管:“欧的白是我女人!”

  甜瓜:“……”

  原本以为只有我喜欢白哥哥,可是没想到……

  白哥哥,你真是个罪孽深重的蓝人!








  “干嘛呀虚伪先森?”老白站在虚伪旁边,目光温柔的盯着远方,“管管还小,别跟他计较嘛。”

  “……老白,你说现在这里是我的地盘了,那你是不是也就是我的所有物了?”虚伪点了跟蚊香,悠悠的,低沉的说着。

  老白惊讶了一下:“说什么呢你,我是我,我有我的自由……我不喜欢约束。”

  许是因为老白是条龙,他的目光变得幽远了起来:“我见证过这个国家几百年的历史,我怕我给不了你什么。”

  “不试试怎么知道,况且,能喜欢你,我觉得值得。”虚伪熄灭了烟头,牵起老白的手,“只要你给我机会。”

  “欧的白,我喜欢你,做我的王子好吗?”

  老白看着虚伪正经的神情和眼中的那股浓浓的深情,最后呼出一口气:“我的荣幸。”

  “我不同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瓦不管大叫,他伤心难过的趴在老白身上,“欧的白你无情无义,你忘了你说过要和我一直在一起的吗?你忘了吗!”

  虚伪:“……瓦不管你做个人吧!”

END.
甜瓜:哭唧唧我都没有碰过白哥哥!
瓦不管:……你能不能做个人?

  

【瓦白】你终于要下手了吗

*我终究还是对他俩下手了

*莫得上升真人谢谢

瓦不管,一个莫得感情的冷酷中二杀手,他,莫得感情。

直到他接到了一组任务——暗杀当红知名主播,欧的白,一切都变了。

这位欧的白先生人如其名,皮肤比正常男性要白的多,脸上还有未消散的婴儿肥,还特别的欧,声音像某位黄姓影帝,但长得到挺奶。更重要的是,他比自己高!

为此瓦不管郁闷了好久。

为了能够更加近距离接触欧的白,瓦不管也做了主播,玩起了游戏。

这不玩不知道,一玩就挺不下来了。

这么有灵魂的游戏是真的存在着世间的吗?

瓦不管想。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凭借着自己高超的水平,瓦不管得到了欧的白的青睐。

瓦不管,他做到了!

“蛇吻可还行,我不跟你们蛇吻,来!欧的白,来蛇吻。”经过这几天的深入♂了解,瓦不管也开始放飞自我,从中二病患者变身为一只会说逼话的土拨鼠。

“滚呐,魔人!”欧的白也开始顺溜的吐出一句话,低低的笑了笑,“我要跟瓜瓜蛇吻!”

甜瓜似乎被吓了一跳,手一抖一不小心被砍了一刀:“诶!这使不得呀白哥哥。”

这差别对待!

不知是因为什么,瓦不管微微有些吃味,带着怨念的目光盯着屏幕,小声逼逼:“我就要和你蛇吻。”










跟欧的白在网上相处了差不多足足三个月,瓦不管他发觉自己有些不对劲。

老白这么好,为什么要杀他?

老白这么软,这么可爱,你们这群愚蠢的凡人怎么能跟我抢!

……我喜欢了老白?!

哦,喜欢老白了啊。

瓦不管把自己埋在枕头里,听着耳机里老白的声音,耳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我喜欢老白!

我想见他!

在欧的白要下线去休息的时候,瓦不管打开了QQ——

“欧的白,面基吗,包吃包住。”










瓦不管突然紧张了起来,不断整理起自己的衣服,手心不断在冒着冷汗。

突然一只手拍了拍瓦不管的肩膀,熟悉的声音围绕着他:“瓦不管?”

瓦不管一僵,深呼吸后,缓慢的转过身:“嗯,是我啊,猪精欧的黑粉紫白。”



“你家到是挺大的。”欧的白把行李搬到瓦不管家里后观察了一下瓦不管的家。

瓦不管骄傲的甩了甩头发:“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欧的白不由得嘲讽了几句:“魔人,你是土拨鼠嘛嘿嘿!”

“做个人吧!猪精!”瓦不管猛得把沙发上的抱枕丢向欧的白,然后两个幼稚鬼开始了一场“世界大战”。

“欧的白。”瓦不管悠悠的叫了一声。

“嗯?”

“叫我哥哥。”

“滚呐!”

“嘿嘿!欧的白呀……”

“咋了啊?”

“我喜欢你。”

“……”欧的白有一瞬间的呆滞,又迅速的回过神来,“你又开始了。”

瓦不管突然翻身把欧的白压在身下:“我没开玩笑,欧的白。”

“……”欧的白愣住了,然后突然脑神经一抽,傻不拉几的吐出一句话,“你终于要对我下手了?”

“???”










土拨鼠集团暗杀公司的上属十六突然接到了一封辞职信,是瓦不管的。

上面还写着让十六摸不着头脑的一句话:“谢谢你们对我的照顾,我已经成功的把暗杀者制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十六表示自己看不懂瓦不管的脑回动,但是却莫名的jio得自己似乎吃了一口狗粮。

最后得知是啥意思后的十六愤怒的掀桌。

嗨呀好气啊!

END.
第一次些主播的文,真的莫得上升真人啊!

【杰幸】意想不到的结局

*老久没更了,我几乎是条废狗

*如标题一样的沙雕文

*丧心病狂是认真的

*短小也是认真的

↓↓↓

1.(杰幸)

杰克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幸运儿了,他很想他。

望着自己和幸运儿的合照,一滴眼泪落了下来。

“我好想你啊!”杰克闭着眼,然后拿起手机输入了一条再熟悉不过的号码,颤抖着双手,拨了过去。

算了吧,反正,他还是会挂的吧。

杰克苦笑。

手机嘟嘟几声,很快,手机里传来了一到机械声:“您好,您拨打的用户以关机,请稍后再拨。您好……”

看吧,果然如此。

你到如今,还不愿原谅我吗,幸运儿。

算了,我们都累了啊……

……




“这就是你他妈把家里的零食都清空的原因?”幸运儿看向跪在搓衣板可怜兮兮的杰克,头痛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杰克讨好的笑了笑:“这不是你出差没给我做饭嘛,人家其实也不想哒,谁叫你当时不接我电话嘛~”

“……”幸运儿用力的扭杰克的耳朵,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有理!你有理!你他妈都有理?我当时怎么说的,啊?我怎么说的,我说在我出差时都不会带手机,我手机不是在家吗你打给我干哈?你不会做菜吗?你那么懒的啊?”

杰克突然起来把幸运儿压在软椅上,不要脸的把手伸进幸运儿的衣服里:“诶~人家还是喜欢吃你做的嘛,再说了,你出差都好几天了,我都没有吃饱呢~”

“你想干啥?”

杰克抬头对幸运儿一笑:“我像吃你。”

“……禽兽!”幸运儿红着脸扭过头,“记得要去买零食啊,你把能吃的都吃了我吃啥?”

“嗯哼~好好。”

END.

【杰幸】花雨

#捉妖师杰克X桃花妖幸运鹅

#先甜后虐

#ooc是我的,爱情是杰幸的

↓↓↓

“少爷你看,这就是夫人最爱的桃树。”

听着下人的话语,懵懂的小少爷抬起头望向桃树,一阵风吹来,吹落了几朵桃花。

“嗯,很好看,怪不得母亲会这么喜欢,真的很美呢。”

下人没说什么,只是陪着小少爷站在树下观赏美景,直到离开。

在他们离开我的瞬间,一个小小的身影若隐若现的飘在桃树旁,伸出手轻轻的勾勒小少爷的背影,随后勾起了一抹笑意。

“这么好看的皮囊,真想留在他身边啊。”

又一阵风,下起了花雨。

————

“幸运儿,我的父母……我的家庭……不在了吗?”杰克颤抖着身体紧紧抱住幸运儿,眼神黯淡无光,眼角发红一脸背痛委屈的样子让幸运儿已经没有心的地方狠狠的刺痛,幸运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让杰克家破人亡的,是跟他一样的妖族,他只能抱着杰克无声的安慰。

杰克抽了抽鼻子,埋在幸运儿的胸膛也没有说话,久之,才带着些颤音抬起头对着幸运儿哀求:“我只剩你了,求你,求你不要不要我,好不好,幸运儿。”

幸运儿闭上眼,之后轻轻的点头:“……嗯。”

我不会离开你的。

杰克终于笑了,他躺在幸运儿的身边直勾勾的盯着幸运儿,似是害怕幸运儿会抛弃他。最后还是抵不过睡眠的诱惑,小声的说了几句便沉沉入睡。

我恨妖族,我会杀了它们。

幸运儿自然是听到杰克说了什么的,他身子一僵,静静的看着杰克稚嫩的睡颜,呼出一口气,也躺在杰克旁边睡着了。

————

幸运儿和杰克已经一起生活了一年有余,可以说是形影不离的关系。

杰克很喜欢和幸运儿一起,他觉得这是他最幸福的一段时光。幸运儿很疼杰克,处处都让着他,甚至还教会他武功。

一颗怀着不同情感的种子在杰克的心里慢慢长大。

“幸运儿,我很喜欢你哦。”杰克大方的对着幸运儿笑,他很满意幸运儿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弄的耳朵尖都红透,杰克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很满足。

可惜好景不长,突然有一天幸运儿对着杰克说:“杰克,我要走了。”

杰克一愣,猛得抬起头盯着幸运儿,满脸的疑惑,以及愤怒。

幸运儿被杰克盯得发怵,僵硬的把头撇过一边,闭着眼睛:“我要走了。”

“为什么?”杰克一瞬不瞬的盯着幸运儿,“你不是答应过我不会不要我的吗?你骗我!”

一句“你骗我”让幸运儿难受的要死,可是他只好咬牙,强迫自己的情绪:“杰克,不是我不要你,我是真的有急事……对不起。”

杰克没有说话,他还是不停的盯着幸运儿,要是幸运儿这时睁开眼回过头,就会被杰克的眼神给吓到。愤怒,失望,难受,痛苦以及隐忍。

过了很久,杰克才悠悠的说了一句话:“你走。”

幸运儿张开口,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最后,他还是对着杰克,坚定的说:“杰克,你能等我回来吗?”

“……”杰克低着头,双手握紧,又松开。在幸运儿失望离开的背影后,才慢慢的点头,“嗯。”

————

“哟这位客官,可要吃些什么?”

幸运儿一笑:“给我倒一杯茶变可。”

看着幸运儿温润的笑意以及看起来就很有钱的衣裳,小二狗腿的应了声,便下去忙活去了。

幸运儿坐在临靠窗的地方,抿着茶细细的品尝,接着随意的望向四周,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杰克?”

似乎是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的杰克回头一望,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回过头继续同一同前往的友人喝茶。

“捉妖的?杰克怎么……”幸运儿皱了皱好看的眉头,突然记起以前发生的事,才隐隐想到杰克可能成为了捉妖师的可能性。

杰克还是老样子,性格坦荡,爱开玩笑,跟五年前的小孩简直是一模一样,只是身高也修长了不少,样子也长开了,似乎也隐隐有些责任感了。对于幸运儿来说,现在的杰克很帅。

幸运儿假装不经意经过,也算是让杰克注意到了。

“您是?”

忘了吗?

幸运儿一愣,随后温柔的笑了笑,随意的行了个礼:“在下幸……幸云。”

杰克也行了个礼:“在下杰克,是捉妖的。”

“……嗯,我知道。”

真的忘了吗?

幸运儿和杰克一群人一同前行,一路上还在跟杰克套着近乎:“杰克兄啊,你小时候是怎样的?”

杰克显然是一顿,然后慢慢的回想,最后皱着眉摇头:“想不起来了,但是……”

听到第一句时幸运儿有些失望,但下一句却让幸运儿有了些光芒:“但是?”

“嗯,但是,我好像记得要等一个混蛋。”

“混蛋?!”

“嗯。就是混蛋。”

“……”

原来我在你心里竟然是个混蛋。

不孝子!

————

头七,幸运儿看到了喝醉酒的杰克。

“我小时候我的父母就被那群妖族给害死了……”

“你说,是妖跟狠一点,还是人呢?”

“我讨厌妖,也讨厌人。”

“更讨厌那个混蛋……”

“他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

幸运儿躲在屏风后面,有些难受的闭着眼,听着杰克的醉话,一晚都没有回去。

“我不想你难受。”

最后,幸运儿俯在杰克耳边轻柔的说了这句话。

在离开时没有看见杰克复杂的眼神。





幸运儿是妖的事情被杰克发现了。

杰克面无表情的提剑指着幸运儿:“你骗我。”

“……杰克,我……”幸运儿没有回避杰克阴冷的眼神,也没有避开在自己面前的长剑,“我很抱歉,骗了你,但是我从你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你了,一喜欢就喜欢了那么多年,妖族的妖都在劝我放弃,可是我没有。”

杰克静静的听着幸运儿说的话,握着剑的手微微颤抖。

“我不管我们妖族的妖是怎么想,我就是喜欢你,我很庆幸,我爱的人是你。”

“闭嘴。”

“杰克,你也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吧,你现在很纠结对吗?”幸运儿往前走了几步,却被杰克逼了回去。

幸运儿顿住脚步,他看着杰克,鼻子有些酸:“杰克,你要杀了我,对吗?”

“对。”话音刚落,幸运儿就被杰克刺了一剑。幸运儿没有流血,但是却有花不停的掉落。

“杰克……杀了我……”

“……”杰克又刺了幸运儿一剑,没有说话。

“我只想问你,在你心里……”

“我恨妖。”

“有没有一点……”

“……”

“一点点喜欢过我……”

“……没有。”

幸运儿随着杰克最后颤抖的身线慢慢倒在地上,眼泪终于不再倔强的往外掉落,他最后微笑的看着杰克,闭上了眼睛。

【我这一生,都要缠着你……】

【跟着你……】

【我不后悔爱你……】

【因为这是我欠你的……】

杰克知道,他也已经等不到那个混蛋了。

那一天,下了一场花雨。

END.








【社园】花精灵

#攻方花精灵私设,艾米丽除外。

#沙雕段子

#相信我,是很甜的文,真的

#主社园

↓↓↓


1.滴答,雨停了。


窗外的阴沉的天空逐渐晴朗,似有似无的彩色的天桥挂在阴蓝无云的天。


艾玛趴在临靠床边的窗台,闻着旁边太阳花细微的柔香,勾起一抹微笑,手指轻触花瓣:“辛苦你啦!”


还未绽放的花骨头轻轻的颤动,似要绽开,艾玛兴喜的看着这花骨头,静候它的绽放。


花最终还是开了,只是里面有些东西。


艾玛看着蜷窝在花瓣之下的小人儿,直到小人儿鼓动着轻巧美丽的翅膀,拿着手里的手电筒对着自己毫不吝啬的笑容:“我叫克利切哦!你好啊!”


艾玛似被吓着了,她仔仔细细的看着不断在自己眼前飘忽的小人,也微笑回说:“我叫艾玛·伍兹,你好啊克利切先生。”


……


是不是觉得特别的温馨?其实真实情况是这样的——


“哟!我叫克利切,可爱的小姑娘,我很喜欢你诶!交配吗?”克利切用手电筒晃着眼前比自己大很多的艾玛,贼嘻嘻色眯眯的盯着艾玛。


艾玛愣住,显然是被眼前小人说的话吓到了,但是艾玛是谁啊,克利切说的话她一律不当真:“哦,我叫艾玛·伍兹,我不想和你交配,你也不能和我交配,再说了,我已经有天使了,麻烦您从哪来打哪去谢谢。”


克利切执迷不悟的在艾玛耳边洗脑,艾玛只觉得自己耳边有一只吵的要死的烦人苍蝇。


好想把他弄死。


那一天的艾玛如是想。








2.其实艾玛对从花苞里蹦出来的疑是花精灵的克利切并不见外,毕竟在她旁边也有很多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花精灵。


比如她爸爸的花精灵,兼她的天使艾米丽,就是从花苞里出来的花精灵。艾米丽温柔体贴,艾玛和她爸爸自然是爱惨了这个美丽贤惠的花精灵。


再比如她的好友幸运儿。幸运儿就更厉害了,有俩花精灵,奈布和班恩。原本幸运儿是有仨花精灵的,另一个花精灵叫杰克,可是后来因为幸运儿知道,只要杰克和奈布在一起的话,它俩必定会嘲讽几句然后打起来,这让幸运儿很困扰,所以幸运儿最后把杰克送给了他的竹马,做了律师的莱利先生。


一开始杰克是非常的伤心的,但久而久之,杰克大概是被莱利的温柔(?)所打动,最后终于认可了莱利,也会有时帮莱利打扫卫生。对此莱利非常的欣慰,甚至想把杰克狠揍一顿——


杰克你他妈能不能不要把我辛辛苦苦的地弄脏?能不能?!



又比如好友海伦娜,特蕾西,威廉,库特等等,他们都有自己的花精灵。



其实艾玛终于拥有了花精灵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一件事,但是——



克利切先生,你能不能不要向威廉先生的小丑照手电筒啦,人家裘克先生要对你使用火箭冲刺啦!



克利切先生,你能不能不要老拿人家瓦尔莱塔的机械臂玩啦!人家特蕾西小姐要哭了你看到没有!



克利切先生!不要动玛尔塔小姐的枪!



克利切先生!那是瑟维先生的魔术棒!不是化妆的!你快放下!库特先生要报警了!



克利切先生!



艾玛·伍兹,这个为自家儿子操劳的老母亲,最后满脸泪水的胖揍了克利切了吗?



嗯,胖揍了。








3.说是花精灵,其实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温柔。



他们其实也是有很重的占有欲的。



比如幸运儿。



艾玛亲眼见识过,幸运儿家的花精灵,是如何报复欺负过幸运儿的不要命的小混混——



“听说,你欺负过我们家的幸运儿?”



“你还威胁了那个孩子?”



“那我们可以让你知道……”



“欺负过他的下场。”



“那个笨蛋只能我们欺负。”



你们真的是花精灵吗?确定不是魔鬼?



艾玛眼睁睁看着被奈布班恩报复得连他妈几乎都认不出的小混混,心里默念着不好惹不好惹。



不过那次之后,就好像没人敢欺负幸运儿了,那真是可喜可贺啊可喜可贺。



而艾玛觉得,其实幸运儿不需要保护也可以的。



毕竟她可是亲眼见识过幸运儿一挑十的场景。



幸运儿的花精灵们都这么护犊子了,其他的自然也不用说,特别是威廉先生的花精灵了。



只要有人稍有不注意碰了威廉先生一下,他们都可以免费尝试一下新鲜可口的靓仔小竹笋。



至于她家那位……



艾玛抬眼扫了扫毫无礼仪之言随意趴着的克利切,她想——



跟幸运儿换一只花精灵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4.艾玛碰着强盗了。



那强盗似乎想要杀人灭口,从艾玛身上抢走钱财后掏出小刀刺向艾玛。



艾玛快速的躲开,却被刀子在脸上刮了一个小口。盗匪见不能得逞,便是一气,动作也越发的凶狠,瞧着刀子要刺向自己,突然艾玛眼前一黑,有个人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艾玛看得很清楚,那个人是克利切。



“噗嗤”



刀子刺入了克利切的身体,而艾玛却完好无损。



也不知克利切用了什么方法,原本是在黑漆漆的胡同里,却突然眼前一亮,回到了自己温馨的家里。



艾玛这是也顾不着其他,她连忙找起了医药箱,却被克利切制止了步伐。



他听见克利切说:“现在不能再陪你了。”



“克利切还想和艾玛小姐在一起呢。”



“克利切是不是把命还给了艾玛小姐呢?”



艾玛哭了,泪水不要命似的往外跑,一颗一颗的滴在克利切沾满鲜血的身体:“克利切先生,你忍着,我,我帮你治疗。”



克利切笑了笑,轻轻的摇头,他说:“不用了哦艾玛小姐,克利切知道,克利切不能活了。”



“谢谢艾玛小姐的照顾啦!”



克利切的声音越发的虚弱,艾玛也不知道该说写什么,只能不停的掉眼泪。



最后,克利切微笑着闭起了眼睛,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艾玛看见了他的喃喃自语。



他说:“我爱你呀。”









5.克利切不在的两年里,艾玛觉得自己的世界过分的安静。



艾玛的好友以及爸爸在克利切不在的时候一直在安慰她,艾玛表示她已经没事了。



只是她觉得无趣了。



艾玛看着窗旁的一盆太阳花,她笑道:“克利切先生,生日快乐。”



这一天,是克利切的生日,也是祭日。



我想你了。









6.时间很快就又过去了一年,艾玛很是悠闲的坐在咖啡厅里享受时光,而就在不久之后,会有一位男士经过她的身边,然后微笑着向艾玛说——



“你好啊艾玛小姐,我叫克利切哦!”



END.
甜的,是真的甜hhhh








【佣幸】戏中戏

#影帝系列迷弟病娇疯狂奈×影帝腹黑幸

#ooc是有的,或许写得有些混乱,看不懂的后面有补充哒

#可能在文里病娇得不够明显,希望喜欢嗷


↓↓↓

喜欢幸运儿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对他的爱依旧没有变过。

奈布摸着贴在墙上海报上的人,温柔的与海报上的人对视,然后慢慢贴近,亲吻着:“真美啊,对吧。”

突然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那位影帝亲自找的自己呢。

也想起了那位影帝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的援助呢。

如果不是他……

“Damn if you did't want me back……”随着手机铃声的响起,奈布终于暂停和海报的亲密接触,抬眼扫了眼手机,看着他特意的标注,奈布的笑意更加的温柔。

“喂,请问你是?”奈布接起了电话,故作疑惑的问向电话对边的男人。

“诶我说,你还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吧小奈布?”电话那边传来十分吵闹的喧嚣声,但奈布还是能隐隐约约的听到那人有些不满但又无可奈何的声线。

奈布闷笑,眼神暗光涌动:“我认识您吗?”

“哇你这可太伤我心了啊,你好歹也是我的粉丝兼学弟吧,真过份呢。”

真的太吵了。

奈布皱眉,随后边放松的躺在柔软的双人床上,轻轻的喘息:“是……幸运儿学长吗?”

幸运儿爽朗的笑了笑,他实在不喜欢太吵闹的环境,可是这也没办法,飞机延迟了一段时间不能离开,一不小心被粉丝发现身份,现在他只能躲在洗手间里偷偷的和自己的爱人聊天。

这真像在偷情啊。

虽然他是真的出柜了。

幸运儿想。他突然想让自己的爱人担心自己,便小心翼翼的贴着手机,虚弱的说:“奈布,我有些不舒服。”

奈布听着那边爱人突然虚弱起来的嗓音,眉头皱得更紧,即使他知道这可能是幸运儿在演,但也不能无视自己心疼的心情:“你别演了,我都被你骗过几次了?早点休息吧,别太忙了。”

“……嗯。”幸运儿有些失望,他马马虎虎的对着奈布嘟喃几句,最后挂断电话。

“我想你了。”

在幸运儿挂断电话的后一秒,奈布才轻吐这一句情话。

我想你了。

奈布把手机放下,看着窗外逐渐向下的落日,他想:真好啊。

幸运儿就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这可真是他这一生最好的礼物了。

奈布放松了自己的脸部肌肉,悠闲的走到阳台上吸烟,等待着住在自己楼上的那位绅士的死亡。

那个伪绅士死了多少次了?还是说,我也死了多少次了?

奈布自嘲一笑,突然,楼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一张狰狞的面孔从奈布眼前迅速往下掉。

“哈!伪绅士,死也要拉着一个人死,真是……”

讽刺啊。

“砰!”

又会有一道新闻播出,内容却是一位勇敢的青年为了救要轻生的男人从高楼掉落。

奈布做了多少次的勇敢青年了?很多次。

奈布有后悔过吗?答案自然是很明确的。

###

“先生,要下机了。”空姐温柔的噪音唤醒了奈布。奈布睁开眼,对着空姐尴尬的笑了笑:“啊谢谢姐姐啊!要见到自己的学长了有些紧张。”

空姐礼貌的对着奈布职业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奈布颇为熟悉的下车,左转坐在一间少人的咖啡厅里,品尝着最熟悉不过的咖啡,等着幸运儿的又一次青涩的见面礼,以及那位和他一起死了很多次的伪绅士的嘲讽。

“你是奈布学弟吗?我是幸运儿。”

看着幸运儿的笑容,奈布放下咖啡,自然的伸出手握住幸运儿的手,像是第一次见面般激动的回应:“我是奈布·萨贝达,幸运儿学长你好!”

“哼哼,寒颤的下等人。”

熟悉的话语,不熟悉的表情。

奈布对着那位一直看不起自己的伪绅士展现出自己已经不能在熟悉的尴尬一笑,也礼貌的问好。

看吧,不管是什么时候,你依旧抢不过我。

“奈布,别理他。嗯…欢迎你的到来啦!”

“嗯,谢谢学长。”

END.
其实吧就是一开始是这样的奈布→幸运儿,杰克→幸运儿,幸运儿帮助过奈布,而且奈布在很早的时候也对幸运儿有好感,所以奈布也理应当然的爱上了幸运儿,第一次见面那会就已经特别喜欢了,那时的奈布也知道杰克喜欢幸运儿,就特别针对杰克,后来就是奈布讨得了幸运儿的喜欢,而杰克因为嫉妒奈布,在幸运儿红了那会悄悄搬到了奈布楼上,最后趁幸运儿不在和奈布一起死,就像是那种我得不到也不会让你得到的情节。
然后,奈布重生了,回到了他和幸运儿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奈布对此感到很慌乱,他也知道杰克也是重生的,就会有点害怕,反复的自杀,最后奈布发现自己不管是他杀还是自杀也能回到他和幸运儿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而奈布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长生了一种病态的心理。
奈布开始以不同的方式取得幸运儿的喜欢,他能以很多种办法让妄想接近幸运儿的人疯掉或者离开,让幸运儿只能对自己疯狂,只能一直看着自己,爱着自己。
这就是一种极度疯狂的爱情吧。

我不久前看过这种内型的文章,觉得特别的好吃,也希望你们能喜欢这种内型吧,谢谢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