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烂人

我很烂,真的懒

【佣幸】戏中戏

#影帝系列迷弟病娇疯狂奈×影帝腹黑幸

#ooc是有的,或许写得有些混乱,看不懂的后面有补充哒

#可能在文里病娇得不够明显,希望喜欢嗷


↓↓↓

喜欢幸运儿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对他的爱依旧没有变过。

奈布摸着贴在墙上海报上的人,温柔的与海报上的人对视,然后慢慢贴近,亲吻着:“真美啊,对吧。”

突然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那位影帝亲自找的自己呢。

也想起了那位影帝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的援助呢。

如果不是他……

“Damn if you did't want me back……”随着手机铃声的响起,奈布终于暂停和海报的亲密接触,抬眼扫了眼手机,看着他特意的标注,奈布的笑意更加的温柔。

“喂,请问你是?”奈布接起了电话,故作疑惑的问向电话对边的男人。

“诶我说,你还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吧小奈布?”电话那边传来十分吵闹的喧嚣声,但奈布还是能隐隐约约的听到那人有些不满但又无可奈何的声线。

奈布闷笑,眼神暗光涌动:“我认识您吗?”

“哇你这可太伤我心了啊,你好歹也是我的粉丝兼学弟吧,真过份呢。”

真的太吵了。

奈布皱眉,随后边放松的躺在柔软的双人床上,轻轻的喘息:“是……幸运儿学长吗?”

幸运儿爽朗的笑了笑,他实在不喜欢太吵闹的环境,可是这也没办法,飞机延迟了一段时间不能离开,一不小心被粉丝发现身份,现在他只能躲在洗手间里偷偷的和自己的爱人聊天。

这真像在偷情啊。

虽然他是真的出柜了。

幸运儿想。他突然想让自己的爱人担心自己,便小心翼翼的贴着手机,虚弱的说:“奈布,我有些不舒服。”

奈布听着那边爱人突然虚弱起来的嗓音,眉头皱得更紧,即使他知道这可能是幸运儿在演,但也不能无视自己心疼的心情:“你别演了,我都被你骗过几次了?早点休息吧,别太忙了。”

“……嗯。”幸运儿有些失望,他马马虎虎的对着奈布嘟喃几句,最后挂断电话。

“我想你了。”

在幸运儿挂断电话的后一秒,奈布才轻吐这一句情话。

我想你了。

奈布把手机放下,看着窗外逐渐向下的落日,他想:真好啊。

幸运儿就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这可真是他这一生最好的礼物了。

奈布放松了自己的脸部肌肉,悠闲的走到阳台上吸烟,等待着住在自己楼上的那位绅士的死亡。

那个伪绅士死了多少次了?还是说,我也死了多少次了?

奈布自嘲一笑,突然,楼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一张狰狞的面孔从奈布眼前迅速往下掉。

“哈!伪绅士,死也要拉着一个人死,真是……”

讽刺啊。

“砰!”

又会有一道新闻播出,内容却是一位勇敢的青年为了救要轻生的男人从高楼掉落。

奈布做了多少次的勇敢青年了?很多次。

奈布有后悔过吗?答案自然是很明确的。

###

“先生,要下机了。”空姐温柔的噪音唤醒了奈布。奈布睁开眼,对着空姐尴尬的笑了笑:“啊谢谢姐姐啊!要见到自己的学长了有些紧张。”

空姐礼貌的对着奈布职业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奈布颇为熟悉的下车,左转坐在一间少人的咖啡厅里,品尝着最熟悉不过的咖啡,等着幸运儿的又一次青涩的见面礼,以及那位和他一起死了很多次的伪绅士的嘲讽。

“你是奈布学弟吗?我是幸运儿。”

看着幸运儿的笑容,奈布放下咖啡,自然的伸出手握住幸运儿的手,像是第一次见面般激动的回应:“我是奈布·萨贝达,幸运儿学长你好!”

“哼哼,寒颤的下等人。”

熟悉的话语,不熟悉的表情。

奈布对着那位一直看不起自己的伪绅士展现出自己已经不能在熟悉的尴尬一笑,也礼貌的问好。

看吧,不管是什么时候,你依旧抢不过我。

“奈布,别理他。嗯…欢迎你的到来啦!”

“嗯,谢谢学长。”

END.
其实吧就是一开始是这样的奈布→幸运儿,杰克→幸运儿,幸运儿帮助过奈布,而且奈布在很早的时候也对幸运儿有好感,所以奈布也理应当然的爱上了幸运儿,第一次见面那会就已经特别喜欢了,那时的奈布也知道杰克喜欢幸运儿,就特别针对杰克,后来就是奈布讨得了幸运儿的喜欢,而杰克因为嫉妒奈布,在幸运儿红了那会悄悄搬到了奈布楼上,最后趁幸运儿不在和奈布一起死,就像是那种我得不到也不会让你得到的情节。
然后,奈布重生了,回到了他和幸运儿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奈布对此感到很慌乱,他也知道杰克也是重生的,就会有点害怕,反复的自杀,最后奈布发现自己不管是他杀还是自杀也能回到他和幸运儿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而奈布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长生了一种病态的心理。
奈布开始以不同的方式取得幸运儿的喜欢,他能以很多种办法让妄想接近幸运儿的人疯掉或者离开,让幸运儿只能对自己疯狂,只能一直看着自己,爱着自己。
这就是一种极度疯狂的爱情吧。

我不久前看过这种内型的文章,觉得特别的好吃,也希望你们能喜欢这种内型吧,谢谢喜欢。♥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