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烂人

我很烂,真的懒

【黄幸】我抱住了

好久没更新的我笑嘻嘻的回来啦!这次是百用不厌的失忆梗,前提是幸运鹅不喜欢哈斯塔私设。
emmmm,是刀子?

↓↓↓

          一切来的太过突然,另幸运儿一时半会还没回过神,哈斯塔就已经倒在他的面前。

         “……哈斯塔先生……?”幸运儿试探的伸出手推开哈斯塔,却摸到了一大摊血迹。

          幸运儿慌了,他颤抖着双手拿起手机:“是,是医院吗?快来啊!快,快来啊!这里出车祸了!救命!快来救命啊!”

          幸运儿不顾电话那头的人接下来的回应,双手握着哈斯塔垂落在地的手不断的摇晃:“哈斯塔先生!先生!你醒醒啊!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自从哈斯塔被送进手术室里幸运儿就一直在外面等着,直到杰克他们到来也依旧没有休息。

         “幸运儿先生……先生,会没事的。”艾玛上前抱住幸运儿,声音轻柔的像是在安慰保护一只失去家人的弱小无助的动物。克利切这时也没有阻止艾玛,即使他们是一对情侣,即使这样的动作会让他吃味,但是幸运儿好歹也是他的兄弟,发生了这种事的确应该需要安慰,克利切只好靠着墙啧啧舌,没说什么。

          幸运儿没有推开艾玛,但也没有动,他依然静静的看着手术室,片刻,他沙哑着嗓子说:“哈斯塔先生……是被我害成这样的。”

          杰克低着头咬唇,然后迈起长腿站到幸运儿面前,把他揪了起来:“哈斯塔现在是生是死我们都还不清楚,什么叫你害的?你明知道哈斯塔和我的感情,你拒绝了我没关系,但哈斯塔都这样了你难道还想……”

         “抱歉。”

          杰克突然哑声,他不甘的看着幸运儿,平常嬉皮笑脸的绅士最终还是在他爱的人面前哽咽:“奈布……他真有这么好吗?”

          幸运儿一愣,他抬起头望向杰克,看着杰克发红的眼角,最后还是不忍,把头撇过一边:“奈布……对不起,你们值得更好的。”

          杰克放开揪着幸运儿衣领的手,苦笑,他现在痛得根本就说不出什么话来,只是看着幸运儿,仿佛要把他狠狠的印在心里,刻在脑海里,直到艾米丽把哈斯塔从手术室里推出来才离开。

         “对不起,杰克先生。”

          杰克脚步一顿,之后僵硬的抬起腿离开幸运儿的视线。





         “艾米丽小姐,哈斯塔先生……他没事吧?”幸运儿愣愣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哈斯塔,带着写紧张的意思问向艾米丽。

          艾米丽认真的处理好哈斯塔的所有资料,然后才严肃的回答幸运儿:“不好说。现在还好,但是当时失血过多,头部受损,醒来的话……可能会忘记一些事。”

          幸运儿失笑,过了一会,幸运儿才小声的对着哈斯塔说话:“要是真的失忆了,也好。”

         “先生,你为什么?为什么不去尝试接受呢?”艾米丽还是问出了她心里的问题。幸运儿摇头,他闭着眼不去看其他事物:“因为我答应过奈布啊。”

         “可是奈布先生不是已经……”幸运儿用食指抵住艾米丽的唇:“嘘。他还活着。”

          “所以我不能背叛他。”

         “所以我对不起他们。”

         “抱歉。”





          幸运儿有时也会到医院来照顾哈斯塔,但自从哈斯塔醒来后,艾米丽几乎没有在医院里再见到幸运儿。

          如艾米丽所言,哈斯塔确实是失忆了,但他的第一句话不是“你是谁”,而是“我答应过你陪你去看海的”。艾米丽突然有些难过,原来这么痴情的男人也是生活在这世上的,只是没人真正的去爱他罢了。

          杰克也偶尔会来几次,每次来的第一句话都是“我们都是失败者啊,连个已经不在的雇佣兵也比不过。”也不顾哈斯塔疑惑的眼神,说完就随便叙下旧就离开了。

          哈斯塔恢复得很快,他已经可以站起来走几步路了,但还是需要有人搀扶,他每次醒来的第一句话都是“我答应过陪你去看海的”。





          因为好闺蜜艾玛和海伦娜的探访,艾米丽带着她们到主室聊了会天,然后就去看一下哈斯塔。

          刚准备推开病房的门时,艾米丽眼尖的看到了许久不见的幸运儿。

         “好久不见。”哈斯塔微笑着对着眼前的人打招呼。

         “怎么,你认识我吗,干嘛用这种对朋友说话的方式跟我说话啊?”幸运儿也对着哈斯塔微笑,温柔的很。

         “……”哈斯塔恍惚了神情,然后深深的看着幸运儿,脱口一句他早就想对面前的人说的话,“我答应过陪你去看海的。”

          幸运儿震惊的睁大双眼,艾米丽在门外也惊讶的捂住了自己张得极大的嘴。

         “我没忘记过。”哈斯塔继续说着。

          幸运儿几乎是忍不下去了,他颤抖的声线在喉咙里呼之欲出,又被幸运儿咽回了肚子里,最后,他还是说话了:“我不值得。”

         “我觉得值得。”

          艾米丽突然就哭了出来,他心疼着这个痴情的男人,同样,也心疼着这个失去挚爱不敢再爱的可怜人。

          幸运儿不敢再看着哈斯塔,也不敢再说话了,他头也不回的打算走出房门,却被哈斯塔紧紧抱在怀里:“我抱住了。”

          幸运儿狠狠的推开哈斯塔,他几近大喊:“我不值得!!”

        “你不该喜欢我!”

         “你不该爱我!”

         “什么答应过我要陪我去看海!我都忘了!”

         “就连失忆了你还要这么执着吗?”

          被推开的哈斯塔低着头,一滴眼泪掉在了地上。

         “我爱你。”最后,哈斯塔几乎是用尽了力气说出了这句话。

          幸运儿破门而出:“……嗯,我知道。”

          艾米丽看到了,挂在幸运儿睫毛上的,晶莹的泪珠。

END.
我……我心好痛,要窒息了!我为什么要写这个!是刀子啊!呜呜刀子真好吃!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