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烂人

我很烂,真的懒

【瓦白】谎言


*魔女梗

*不虐的,应该甜

*不要上升真人。ky请走远点谢谢

————————


  ——我想喜欢你一辈子,却用整整十年的时间编造了一个我不喜欢你的谎言。

  瓦不管一个人走在路上,被路灯围绕着的他显得有些孤寂。瓦不管很讨厌自己,因为自己是个不详之子,从他一出生就被抛弃。

  但是也很庆幸,因为没有死成,他遇上了他喜欢了一辈子的人。

  ——欧的白。






  下雪了。

  点点白星从天坠落,掉在了树上,掉在了房子上,落在了瓦不管的身上。

  “好冷。”

  是啊,很冷。

  瓦不管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一段话:魔人,怕冷就赶紧回到哥哥的家里呀!

  瓦不管鼻子红红的,眼睛还有些酸。

  说起来,第一次见到他,好想也是在下雪的时候吧。他抽了抽鼻子,走在附近的长椅上,闭着眼睛,陷入了回忆——








  “哟!这谁家的孩子啊?真可爱。”小小的瓦不管空洞的看着面前与周围环境一样颜色的好看的男人。他不会说话,不懂面前的男人到底在说什么,但是却意外的不讨厌他,甚至,想要让男人把自己带走。

  这么想着,小小瓦有些不好意思,看着男人的眼睛立刻闭了起来,头也迅速低下,耳尖红红的,可能是害羞,又可能是冻着的。

  男人轻轻的哼笑,一只大手伸到小小瓦的面前,温柔的,似带着魔力的对着小小瓦说:“要跟我走吗?”

  最后小小瓦还是跟着男人一起离开了。趴在男人身上的小小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男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是奶味,特别吸引孩子的喜欢。

—— 想要一直在一起。






  “瓦不管!快看快看,我又给你带哥哥回来啦!”瓦不管脸色阴沉了一秒,又立刻以微笑面对老白。

  “你做个人吧猪精!明明都是我弟弟!再说,天天穿着裙子,这孩子也是你拐卖回来的吧垃圾魔女。”看着老白又抱回来的软糯的孩子,瓦不管的语气稍稍有些不爽。

  老白小声的说了句魔人,就把小孩放下自顾自说着:“这孩子还是天使呢,跟小虚伪可不一样,也不知道他跟虚伪能不能好起来,诶,这孩子真可爱诶~软软的,要不我们就叫他甜瓜呗,你说好不好啊管管。”

  瓦不管没有说话,似乎愣住了,直到老白叫了他几遍瓦不管才回神。

  “我,我可以帮你照顾他吗白宝贝?”

  老白有些惊讶,每次自己捡到什么东西瓦不管都会不开心,难道这次他看中甜瓜了?不皮了?过了叛逆中二期了?

  老白欣慰的点点头:“好好,管管想照顾瓜瓜哥哥,哥哥我很开心啦。”说着,把甜瓜放在瓦不管旁边准备离开,却被甜瓜捉住了袖子。

  老白老母亲的笑了一下:“瓜瓜乖,你要好好照顾管管哥哥噢,你再不管管管管哥哥就没人管得住管管啦,哥哥也不行噢。”

  甜瓜抓着袖子盯向老白许久,终于放开了老白的袖子,然后特别认真的点了点自己的头,抓着瓦不管的手离开。

  在离开老白视线之内时,甜瓜松开了手,瓦不管也自觉的走到一边坐了起来,然后——

  “陪我演出戏吧。”瓦不管说。

  “演一出我喜欢你,却讨厌老白的戏剧。”









  这一演,就演了十年。

  瓦不管暗暗的给自己和甜瓜虚伪的戏剧点了个赞,心口却隐隐作痛。

  果然还是不甘。

  瓦不管知道,虚伪和甜瓜都喜欢老白,就连同是魔女的十六和流萤也一样。

  明明很不甘,却也不能做什么,毕竟自己是个不详的人啊,如果再跟老白在一起生活的话,他们也不会幸福的吧。

  瓦不管是这么想的。

  “走吧,继续赶路。”瓦不管起身,搓搓手,转身埋进了一片的雪白。







  瓦不管!

  隐约的,瓦不管似乎听到老白在叫他。

  “可能是冻傻了吧,怎么会?”怎么会来找我呢。

  ——瓦不管!!

  瓦不管脚步一顿,继续踏起沉重的脚步。

  “瓦不管!魔人!给我站住!!”瓦不管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确实是老白。

  忍住不掉的眼泪终于在老白的抱住自己的一瞬间不要钱的往外掉,滚烫的泪珠滴在了老白的手上。

  “瓦不管!你是不是有病?你讨厌我的话你就说呀,闹什么离家出走!你这样让我很担心的你知道吗!”感受着瓦不管颤抖的身体,老白心疼的连已经准备好的骂句都缩少了许多。

  瓦不管继续掉着眼泪,原本要说的'谁要你管,我走又关你屁事'却脑段片的说了句:“我喜欢你啊!”

  老白一呆,瓦不管也暗恼自己的愚蠢,狠狠的把抱住自己的手扯开准备快步离开时,老白从后面慢慢的,轻轻的也说了句:“我也喜欢你啊。”

  !!!

  瓦不管算是彻彻底底的定住了,老白笑了,像当年第一次见到时的一样,走向瓦不管面前,然后低头,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瓦不管:“我也喜欢你,你能不走吗?”

  瓦不管巴眨着湿润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珠,然后狠狠的擦了眼角,哽咽道:“谁喜欢你这个猪精啊,你快滚呐!”

  老白歪头,抵住了瓦不管的额头:“我滚?那你为什么要离开吖?我滚不就好了嘛。”

  瓦不管突然急得说不清楚话:“不滚!不许滚!不对,我,我这是为了爱与正义好吗!”

  “好,为了爱与正义,不滚,都不滚了好吗?跟哥哥回家吧管管,哥哥不嫌弃你。”老白抱住了瓦不管。

  闻者老白身上熟悉的奶味,听着老白的话,瓦不管疲惫的闭上眼帘:说到底,还是不舍啊,甜瓜和虚伪这两个猪精,说好的替我保密呢?

  啊啊,算了,这样也好,是你硬要我留下的,如果我给你带来不幸,你叫我滚我也不滚!

  瓦不管回抱老白,比老白抱得更紧,更深情。

  “咳,咳咳,瓦不管,你松点松点,你白哥哥要被你抱死了!”

  “抱死可还行,真是……”

  他喜欢老白,喜欢的要命。

  可是却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编造了不喜欢老白的谎言。

  但也很庆幸,老白也喜欢他。

end.

评论(5)

热度(74)